希拉里落选与美国政坛潜规则

2018-07-06 作者:采集侠   |   浏览(200)

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与其说是理智输了给感情,倒不如说是男人打败了女人。性别歧视构建的玻璃天花板,不只是职场看不见的升职障碍,也是美国政坛的潜规则。

希拉里在新书《发生什么事了?》里说,舞台空间狭小,电视辩论时被特朗普在身后盯着,滋味很不好受。(资料图/图)

大选最令人顿悟的一刻,出现于两位候选人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在一个细小的舞台上,众目睽睽下,体形庞大的特朗普像一个死缠难打的跟踪者死盯着娇小的希拉里,虎视眈眈,如影随形,像要随时把她吞下肚子,令人毛骨悚然。

这也是希拉里惨败之后痛定思痛、心酸眼亮的领悟。《纽约时报》称她的新书《发生什么事了?》(“What Happened”,又译《何以致败》》 )为民主党输掉总统大选的“死因调查报告”。希拉里在书中承认,落败的原因很多,包括联邦调查局在投票日数周前宣布对她的电邮风波重新开始调查,传媒对她与丈夫前总统克林顿穷追不舍,指他们亲近权贵以自肥;以及她的竞选活动缺乏明确主题,远不如特朗普那句“让美国重振雄风”(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那样令人一呼百应。

希拉里在新书中说贬低女性是美国政坛的潜规,但政客和选民视若无睹。(资料图/图)

可是,她深信并坚称,真正令她尝滑铁卢滋味的是她的女儿身——她与生俱来、怎样也改变不了的性别。她指出,竞选期间,她要面对的三大敌人都是不折不扣,无可救药的仇恨女性主义者(她的对手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维基解密的创办人阿桑奇)。她写道:“不得不说,性别歧视和仇恨女性主义左右了2016年大选的选情。最有力的证据是胜出大选者从不掩饰他对女性的鄙夷和视她们为物件。”

她又引用美国作家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一篇题为《这是水》(This is water)的演讲稿所用的比喻,说美国政坛贬低女性,但政客和选民视若无睹,因为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这情况,一如两条存活于水中的鱼,浑然不知水的存在,早已不知水为何物。

厚达512页的《发生什么事了?》也许只是希拉里为自己的失败苦心编织的借口,但仇视女性,视之为异类和他者,却不只是美国政坛的脏秘密,也是美国社会和文化的一股强大暗流。

4年前,65岁的希拉里卸任国务卿。任内她掌管有7万员工的国务院,曾经是世上最有权力的女人;但毕竟只是女人,而政治,尤其是美国的政治,说到底,仍然是男人做庄家的游戏。

希拉里聪明绝顶,能说能干,不比丈夫克林顿逊色。然而在表面开放、内里保守的美国政坛,她很快碰到玻璃天花板,国务卿一职已是她的最大成就。

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创造历史,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却竟输了给全无从政经验、一言一行都在告诉全世界“我不适合当美国总统”的特朗普。这已经不是希拉里第一次输掉“没有可能输掉”的选举。2009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初选,机关算尽的她在阴沟里翻船,输给不见经传的参议员奥巴马。

这当然跟希拉里缺乏亲和力与个人魅力有关。她的丈夫克林顿和奥巴马是同一类人——天生的政客,希拉里却似乎不论怎样努力也无法驾驭此道。她担任国务卿期间以违规方式处理电邮,卸任后收受华尔街巨款,健康状况亦备受关注。不过,这一切跟特朗普的性格缺陷和致命弱点比较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又译彭博)在2016年7月底举行的民主党大会上说得好,希拉里绝非完人,但美国人必须投她一票,因为阻止特朗普当选是美国人的公民责任。

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本来打算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后来担心会分散民主党的选票,便宜了特朗普,所以放弃参选。他后来选择支持希拉里,公开批评特朗普不具备管理国家的能力。(资料图/图)

可是事实证明,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即使承认希拉里是“两害相权之轻者”(the lesser of two evils),也无法心安理得地投她一票,让她当上美国总统。这是因为在他们心目中,美国总统是一份只有男人才可以胜任的工作(a man’s 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