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珞丹:我们从未理解医生的无助

2018-07-06 作者:采集侠   |   浏览(200)

王珞丹在《急诊室医生》里饰演一位海归医生,因为认知差异,需要重新适应国内医疗环境。(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1月23日《南方周末》)

“我想既然皮囊之下都一样,那什么能够永远留存?精神。精神世界是你能够区别他人,并且持久的部分。”

2017年11月11日,演员王珞丹在公众号“为你读诗”里朗读了诗人席慕蓉的诗歌。“光棍节”读爱情诗,是电视剧《急诊科医生》宣传活动的一部分,也是王珞丹的个人意愿。她在顾城和席慕蓉之间犹豫了一番,最终选择《我的信仰》是因为它关乎爱情,更关乎独立人格。

诗人写道:“如果你愿与我/一起去追溯/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我们终于会互相明白”。王珞丹则解释:“其实到最终我们都会相互理解、相互了解、相互认识,只是时间的问题,只是你愿不愿意跟我继续走下去。”

微信公众号出现不久,王珞丹就关注了一批诗歌公众号,还把喜欢的诗分享去朋友圈。“一个比我还矫情的朋友说:‘姐姐,能不分享诗吗?’后来我就自己默默去看。”她回忆道。

王珞丹喜欢读诗、听民谣,一度被视为“文艺青年的样本”,自认是“有一点追求,有一点梦想”的人。她在《急诊科医生》里扮演的江晓琪也大致符合这种评价。剧中,江晓琪在内的三位急诊科医生各有心结。“不管怎么样,都是作为医生这个职业服务的,我觉得这挺好。”王珞丹说。

与这个角色相处三个多月,王珞丹越来越能体会演员与医生两种职业的相似之处:“比较像的一点就是活到老学到老,医生永远会面对新的病例。演员也是,接到一个角色的时候,一定会有新的障碍是你以前从未遇过的,然后你需要解决它。”

在演员的职业道路上,王珞丹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儿。她2005年毕业,2006年拍摄了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奋斗》,第二年凭借米莱一角为观众熟识。十年过去,她还能接到青春爱情剧的邀约。

“前两天我还在飞机上遇到了一个导演,好巧就坐我旁边,他说要拍一个戏,讲90后的青春。我说导演我演不了了,他说我觉得你可以,要不我给你改80后吧。但80后的青春还有吗?”女演员通常会对年龄产生焦虑,王珞丹来得早一些,“跨25岁的时候焦虑特别明显。我看了一篇文章,说25岁是女生一切机能走下坡路的开始,特别是皮肤,我就给自己买了一个特别贵的精华素。”

《急诊科医生》可能帮助王珞丹减轻了焦虑感。为演好医生这种高度职业化的角色,她提前到医院体验生活,其间观摩了两场手术。“当你发现人体打开了都一样,印象特别深刻。我想既然皮囊之下都一样,那什么能够永远留存?精神。精神世界是你能够区别他人,并且持久的部分。”她感慨道。

他们有黑眼圈,头发乱糟糟,我觉得很美

南方周末:演电视剧《急诊科医生》之前,你怎样体验生活?

王珞丹:我去协和医院急诊科待了一周,跟着主治医生张晖博士,她干嘛我干嘛。我一直跟在她身后,看一个急诊科医生一天都做什么。她上什么班,我就上什么班,她有早七点到晚五点的班,早九点到晚七点的班,还有值大夜,甚至24小时连轴的。大夜和24小时都挺辛苦,后半夜有时会来挺多病号,这时候来往往是很危急的。我第一天体验生活在分诊台,要去了解所有分诊的疗程。分诊台会把病人分给不同的诊室。遇到特别紧急的,马上进ICU(注:通称重症监护室)的,我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直接跟进ICU了。戏里有很多这种需要紧急救治的情况,我得看到。

南方周末:和医生聊他们的心理状态吗?

王珞丹:他们太忙了,有些病患一来就很紧急。在生命面前,他们根本顾不上我们的存在。我很喜欢他们素面朝天的样子。虽然我们在电视剧里不可能蓬头垢面,但是他们的黑眼圈,抢救完一个人之后头发乱糟糟的样子,我觉得很美。以前我们作为病人去看病,心理状态都是很“丧”的,从来没有机会好好观察医生到底什么样。我体验完生活,对医生有不同的认识。

南方周末:会不会经历很多生离死别?

王珞丹:会,但在体验生活过程中,更多的是希望和无助。希望就是经过一些处置之后,那位病患活下来了;无助就是可能第二天这位病患就“离开”了。医院真是充满了希望和失望的地方,医生的无助感其实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理解过的。医生面临一次又一次离别,同样需要我们去关心。演这部电视剧之前我休息了九个月,第十个月等到了江晓琪。我喜欢这部电视剧的原因,在于让更多人看到急诊科到底是什么样子,医生每天都在干什么,普及一些常识。

南方周末:饰演医生之前,有没有关注相关领域,比如说医患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