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日本教授能独立拥有办公室,而中国的难?

2018-07-06 作者:采集侠   |   浏览(133)

东京大学校园(2015年7月摄) (东方IC/图)

官本位思想之下,国内大学中能够独自享有独立办公室的多是院系的领导,再就是教务人员或外教们会有个共同的办公室,相反很少能看到大学教授有自己办公室的情形。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大学。

从2012年开始的硕士课程到现在正在进行的博士课程,不知不觉来日本已经将近四年了。虽然参观过的大学不多,但是对日本的大学还是有颇多感触。在这里想简单介绍一下笔者所在的东洋大学,管中窥豹,希望有助于国内的读者了解日本的大学。

日本的大学给笔者的第一个深刻印象就是悠久的历史。这主要与19世纪60年代日本的明治维新有关。1868年,明治天皇设立新的政府,推动日本向现代政治体制转型,并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推动教育改革等。明治政府在教育改革中,除大力普及教育外,还特别注重大学建设。因此像东京大学、京都大学这些拥有百年历史的国际知名学府,都是在明治维新时期创建成立的。笔者所在的东洋大学虽然是一所私立大学,但亦有128年的历史。

尽管日本的大学多半拥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但校园建筑看起来却十分摩登。比如,成立于1881年的明治大学的教学楼看起来就像一个高级写字楼。同样,笔者所在的东洋大学也是如此,仅从教学楼的外观看,跟科技园开发区的建筑没有任何的区别,很难让人联想到它竟有百年以上的历史。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日本大学都保持了很强的现代感。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京都大学等均保留了很浓的历史气息。特别是位于东京都的一桥大学,因为其校园和教学楼仍然残留了诸多时代痕迹,所以很多描述日本五六十年代大学生抗争的电视剧、电影均选在一桥大学内取景拍摄。

日本的大学给笔者的第二个深刻印象就是基础设施非常完备。所谓大学基础设施,笔者认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硬件基础设施,一类是软件基础设施。以东洋大学为例,在硬件基础设施方面:每一间教室都有可自由调节温度的空调,每一间教室都可以连接有线或无线网络。表面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这却保证了学生可以有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要知道日本列岛的夏天非常炎热,冬天虽不像中国东北那么冷,但一直使用空调也是笔不小的开销。

除了提供舒适的学习环境外,东洋大学还为学生提供了诸多颇为人性化的服务。比如允许每名学生每年免费使用500张打印纸,有3个较大的计算机室供学生自由上网、查找资料、写报告、收发邮件等。

这是2012年4月25日在位于日本首都东京的东京工业大学拍摄的亮灯的新建研究楼。 (新华社 关贤一郎/图)

因为笔者现在是博士生,所以与一般大学生相比,还享有些额外的福利。这其中就有,大学院(即研究生院)每年会分给每一名硕士生、博士生500张打印纸供研究使用;每个大学院还有各自的研究室,并配有4台电脑、2台打印机、1台扫描仪等。笔者的专业是社会学,研究室很大,可容纳20人。这样就经常能看到几个硕士生或博士生围坐在一起探讨某一个话题或分享读书心得,学术气氛可以说非常浓厚。

以上介绍的是针对学生的硬件基础设施,而对于大学的另一个主体——教授,笔者认为其硬件基础设施主要体现在每一位教授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研究室。教授的研究室里有空调、电脑、打印机、电话,还有堆满的书籍。在日本,每一位教授都有自己的研究室是非常普遍的,而堆满的书籍则成了所有大学教授研究室的共同写照。

围绕教授与研究室这一点,倒让笔者想起了国内的大学教授。官本位思想之下,国内大学中能够独自享有独立办公室的多是院系的领导,再就是教务人员或外教们会有个共同的办公室,相反很少能看到大学教授有自己办公室的情形。近几年,关于高校改革,一直有声音呼吁推动教授治校。然而,提高教授权力的博弈或许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但是为每一位教授提供一个舒适的学术研究环境还是大有可为的。

在软件基础设施方面,笔者认为主要体现在图书馆。一所大学的价值往往会在图书馆上得以体现。笔者所在的东洋大学因为毕竟还是私立大学,所以在图书采购上不如日本国立大学那么自由,尽管如此,东洋大学图书馆的藏书量还是非常巨大的。按照语言分类,包括了日文、英文、中文、韩文、法文、德文的图书;按照种类划分,学术期刊有《哈佛商业评论》《哥伦比亚法律评论》《中国社会科学》等,杂志有《经济学人》《文艺春秋》《求是》《福布斯》等,报纸则有纽约时报、金融时报、朝日新闻、光明日报、朝鲜日报等;按照时间划分,不仅能够找得到1930年代的日文刊物和1940年代的《时代周刊》,还能阅读到1980年代出版的中国文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