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女人真的最好命吗?

2018-07-06 作者:采集侠   |   浏览(111)

《撒娇女人最好命》剧照 (豆瓣/图)

尽管普通话也可以撒娇,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台湾话天然带有更多撒娇的语言特指,比如说台湾话句末的语气词更为丰富,更利于造成拖长句尾发音的可爱效果,若是台湾话再配上林志玲的娃娃音,难免让大陆男人感觉酥酥的。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如何撒娇以及为什么台湾话自带撒娇属性。

也许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听林志玲站在那里说一句话就会耳朵发酥,浑身发软。其实这就是“嗲”的功效。“嗲”是一种撒娇的声音或态度。当一个人开始“发嗲”的时候,她通常就是在“撒娇”。

有人说,女人一学会撒娇再平凡也能变得风情万种。不开心的时候,娇嗔而去,得偿所愿,转身又破涕为笑,让男人又惊又喜,心花怒放。但也有人把“撒娇”当做小女人做派,为女汉子所不齿。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就那么爱撒娇?难道撒娇女人真的最好命?

在古代,撒娇是会被鄙视的

从词面意义上来看,“撒”是手的动作,“娇”是形容女性的词语,“撒娇”似乎从一开始就跟女性特质的发挥紧密相关。“撒娇”一词最早出现在明朝张四维所写的传奇《双烈记》里,该书讲述了抗金英雄夫妇韩世忠将军和梁红玉的故事。书中的老鸨在抱怨梁红玉守身如玉时说道,“专会撒娇使性,哪管我家债重家倾”。在这句话里,撒娇的意思显然和女性妩媚关系不大,更多指一种任性和叛逆。

在清朝小说家西周生的《警世婚缘传》里,一个女性被描写成“穿了极华丽的衣裳,打扮得娇滴滴的,在那公子王孙面前撒娇卖俏”。这句中的撒娇是一种勾引男性的行为,带有贬义。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观念的改变,撒娇一词的负面色彩在逐渐减少,90年代的台湾,撒娇成了一种被社会接受的女性行为方式,一度有很多文章和综艺节目告诉观众如何撒娇,一个会撒娇的女人不再被鄙视,相反会赢得男人的青睐和赞赏。

说起“嗲”,总会让人想起台湾的林志玲。图为10月12日,第52届台湾金马奖主持人黄子佼(左)、林志玲亮相记者会,林志玲在拍照时摆出了撒娇的表情。 (新华社/图)

学会这样说话,你就是撒娇高手了

社会对男性说话声音的期待往往是低沉、雄厚和有力的,而对女性语音的期待则是年轻、温暖、尊重、再带一点腼腆和任性。虽然社会上对女性声音的表现力存在更多的期许,但是女性也是不负众望,毫不夸张地说,说话来撒娇是几乎是女性的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语言学家观察到一种被称为幼儿语(baby talk)的语言现象, 指成人与小孩说话时刻意改变语言,通俗来讲就是逗小孩用的奶话。女性比男性更精于此道,更值得一提的是当把幼儿语的对象换成成人时,就产生了撒娇的效果。幼儿语/撒娇语言有如下特点:

(资料图)

这也就解释了热恋期时的女性为什么和自己说话时总是那么特别,因为她们会在不知不觉中通过把语言调成了幼儿语模式来撒娇。你的魅力似乎把一个女生变成了小女孩,但是,基于上面的分析,我们也不能排除其实是你女朋友早就把你看成了小孩……事实也许就是这么残酷。

好了,言归正传,尽管普通话也可以撒娇,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台湾话天然带有更多撒娇的语言特指,比如说台湾话句末的语气词更为丰富,更利于造成拖长句尾发音的可爱效果,台湾话字与字之间的停顿更均匀的特点也和幼儿语更接近一些,所以若是台湾话再配上林志玲的娃娃音,难免让大陆男人感觉酥酥的。

为什么台湾话自带撒娇属性?

有人认为是历史的变革使得台湾的居民结构和语言政策发生了变化,但也似乎无法解释台湾话为什么更嗲?不少学者认为社会文化因素正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动因,中国儒家文化强调女性“相夫教子”的话语,女人受教育的目的一度被认为是做一位好太太和好母亲,工作之于女性仅仅是教育后和结婚前的一种过渡而已,国民党迁台后同样倡导这种思想,1996年台湾将三八国际妇女节从公共假期中取消,将之与4月4日的儿童节归并,称为“妇幼节”。这一举动的背后至少释放了三种信号:台湾淡化了女权运动的成果,期望女性回归家庭,并且将女性的社会角色与儿童更紧密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