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剧,竭泽而渔?

2018-07-06 作者:采集侠   |   浏览(107)

《盗墓笔记》 (豆瓣/图)

IP剧虽然是“你想看什么我拍给你看”,但它却无法保证好看与否。比如很多导演、制作人纷纷转型当起了“产品经理”,特别擅长于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宣传、造势与推销,充分吊起粉丝胃口,但在内容生产上却越发力不从心。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IP剧为何会竭泽而渔。

你想看什么我拍给你看

眼下又到了各大卫视2016广告招商会,这其中,IP剧都是各卫视推介的重点。那么,什么是IP?IP剧又是什么?

按最流行的说法,IP是Intellectual property,即著作权、版权,可以是一首歌,一部网络小说,或是某个人物形象,甚至只是一个名字、短语。根据它们改编成影视,就可以称作IP剧了。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改编自网络小说是最大的一类,比如《何以笙箫默》《左耳》《盗墓笔记》《微微一笑很倾城》;取材于歌曲的比如《同桌的你》《栀子花开》《爱之初体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甚至也有取材自游戏的,比如《古剑奇谭》《仙剑奇侠传》《轩辕剑》……

为什么会出现IP改编热?在这之前,中国影视投资制度并不完善、影视生产仍未实现工业化、受众也未形成稳定的观影诉求,很多时候投资一部影视剧就像是赌博,卖好卖坏全凭运气。IP剧可以有效削弱这种风险,因为IP自带粉丝基础。比如许多网络小说本身就有百万量级的读者群,据CNNIC调研数据显示,网络文学用户中有79.2%的人愿意观看网络文学改编的电影电视,资本看重的就是这份潜在的“读者力量”。何况,率先吃螃蟹的IP剧都赚了个钵满盆满,于是资本几乎一拥而上涌向热门IP。

很显然,IP经济的核心是粉丝经济。不过,需要特别指出的是,IP剧与传统的粉丝电影还是有所差别的。IP是近一两年才流行起来的,其背后是手机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以及“互联网+”“大数据”概念的普及和深入,受众的身份已经从“观众”转变为“用户”。

传统的粉丝影视虽然也考虑到观众需求,但其主导思路仍是“我拍给你看”,IP剧则是“你想看什么我拍给你看”。前者是导演、编剧主宰,从策划剧本到准备拍摄,甚至即将发行之前都还没有跟受众有太多接触,播出平台一般就局限于电视台;后者是用户主宰一切,演员是谁、怎么拍、什么时候宣传,都是基于数据分析,从立项起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预热炒作,并且除了电视外也在各大视频网站播出,既看重收视率,也看重点击率。

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是由唐七公子热门小说改编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选角。据媒体报道,该片的演员人选在片方阿里影业内部曾有巨大的争议,阿里影业CEO张强在上影节的互联网论坛上说道:“我们最初开会讨论的演员人选,和网友想象的演员差距非常大。民意太强大了,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来开发和运营产品是我们的出发点。因为大艺术家容易犯低级错误,而我们在内容上相信大数据,尊重网友投票。”

于是阿里影业借助自己擅长的“大数据”,通过多次专业的线下调研和书迷访谈,并且参考网络投票大范围票选,最终在近20万人次参与下,刘亦菲以高达11万得票率力压高圆圆、杨幂、唐嫣等各路女神,成为呼声最高的女主角人选。果不其然,当制作方公布女主角花落刘亦菲时,该话题立即横扫当天的各种网络热搜榜。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大批版/图)

“IP迷信”与竭泽而渔

但IP毕竟有限,于是几个热门IP遭到哄抢,价格越炒越高,高到离谱。去年底盛大文学拍卖网文IP,8部热门网文作品拍出了近3000万元的改编版权费。另外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114部网络小说被购买影视版权,千万级版权作品不在少数。

来看看今年开拍IP剧竟出奇的多,仅仅改编自网络小说的就有:《寂寞空庭春欲晚》《云之凡》《翻译官》《微微一笑很倾城》《幻城》《锦绣未央》《诛仙》《新飞刀》《牧云记》……古装、现代、职场、仙侠、武侠什么类型都有,而且都是大投资,均有知名演员加入。

大鱼没捞到,小虾米也不错。投资者对IP进行“广撒网、多捞鱼”式的捕捞,盲目跟风,甚至根本没有仔细了解IP的内容是否优质,是否存在深入挖掘其价值的可能性。知名编剧束焕说起这样一个案例:“有家公司花50万元购买了一位女作家的网路小说,却转手将原故事束之高阁。他们说,就是为了那个名字,就是为了那印在封面上的五个字。”还比如许多所谓的歌曲IP,一个歌名与一个完整的故事差之千里,但仅仅因为歌名为人所熟知,竟然也能卖出好价钱。